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社会杂谈 >> 医院太平间尸体丢失 院长称不方便说尸体去向

医院太平间尸体丢失 院长称不方便说尸体去向

小展 2018-09-04 0
浏览次数71

原标题:保定徐水区人民医院太平间内命案尸体丢失,卫计局介入调查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

上游新闻8月30日消息,2017年4月19日,河北保定,哥哥大丰(化名)为了“保护”时年42岁的妹妹小如,拿铁锹拍死了正在向小如(化名)行凶的妹夫阿俊(化名)。今年7月23日,大丰一审被判犯故意杀人罪,获刑6年。大丰上诉时,其律师殷清利认为阿俊尸体丢失,导致其死亡鉴定依据缺失。

此前,阿俊尸体在太平间丢失事件,经过崔庄镇和郝王庄村的协调,徐水区人民医院赔偿了阿俊家人30万元。

阿俊的尸体去了哪?8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全国新闻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致电徐水区人民医院多个部门,均未得到回复。

上游新闻记者的采访录音显示,当日,徐水区人民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先在电话中说,“这个事你别给我说,我也不清楚。”此后,在记者的追问下,对方骂了几句后直接挂掉了电话。

目前,徐水区卫计局介入调查尸体丢失事件,并表示将公开处理结果。

哥“护”妹,铁锹拍死妹夫

2017年4月19日夜晚11时30分许,河北保定徐水郝王庄村一处农家里,两人说着话:“哥,阿俊在他哥哥家喝酒,电话里骂我骂个不停。”“别气,我问问是怎么回事。”……

对话的两人是小如和大丰兄妹,阿俊是小如的丈夫,夫妻俩经营鲜肉店。对话之前,夫妻俩在电话中因家庭纠纷,爆发激烈争吵。小如来到哥哥大丰家诉委屈。

11时40分,对话还在进行时,阿俊驾着五菱荣光面包车停在了大丰家门口。

一审判决书记录了血案的经过。

阿俊下车后,在大丰家院门前,持刀刺入小如腹部。大丰见状从院内拿出铁锹拍击阿俊头部,阿俊抱着小如倒地后,大丰又持铁锹柄(铁锹头已脱落)击打阿俊头部数下,接着夺走了阿俊手中的尖刀,扔至一旁,又持铁锹柄击打阿俊上体和下肢数下。

阿俊不能动弹后,大丰开车载着肠子外露的小如到徐水区人民医院救治。不久,阿俊也被送到了河北大学附属医院救治。

阿俊因伤势过重,2017年5月1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直到今日,小如的伤还没好利索。

公安机关的解剖尸体通知书显示,死者阿俊的尸体存放在徐水人民医院。

公安机关的解剖尸体通知书显示,死者阿俊的尸体存放在徐水人民医院。

尸体在太平间丢失,院方赔30万元

徐水区人民医院是徐水区公安局解剖指定医院。2017年5月1日,阿俊的尸体被拉到徐水区人民医院太平间存放。

徐水区公安局解剖通知书显示,2017年5月2日,该局法医解剖了阿俊的尸体。解剖完后,看着阿俊的遗体,女儿哭的死去活来。这时,病床上的小如,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不该吵架。

阿俊的死,让两家人心生隔阂。直到今年1月9日,大丰的妻子支付了赔偿金,两家人决定运回阿俊尸体下葬。

可就是在当天,小如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在徐水区人民医院太平间内,找不着阿俊的尸体了。

当日,徐水区公安局和徐水区人民医院均介入尸体丢失事件,但寻找无果,给不了阿俊家人一个说法。

出于化解矛盾,由崔庄镇党委书记牵头,郝王庄村委会介入协调,在2月14日达成协议,由徐水区人民医院赔偿阿俊家人30万元,小如和阿俊父母不再追究尸体下落。

此后,阿俊葬在了衣冠冢中。

盖有郝王庄村村委会公章的证明也证实,阿俊的尸体在徐水区人民医院丢失。

一审获刑6年当庭上诉,律师提请调取被害人尸体下落情况

2017年4月20日,大丰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2018年7月23日,法院一审判决,大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检方认为,大丰拿铁锹拍击阿俊头部,属于制止不法行为侵害,属正当防卫;但小如和阿俊倒地后,再用铁锹柄击打其头部、上体和下肢,具有相当大的杀伤力,已失去理性,对行为的后果持放任态度。

法院认为,大丰在制止不法侵害时,使用暴力连续击打阿俊要害部位,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犯故意杀人罪,但属防卫过当。

大丰认为量刑过重,当庭表示上诉。

大丰的辩护人是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他认为,尸体丢失的问题,将直接导致阿俊死亡鉴定意见的依据性缺失。目前,他已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调取被害人阿俊尸体下落的相应情况。

“赔偿都拿了,再来追老公的尸体下落,只是为了哥哥上诉需要。”小如说。

医院院长称不方便说尸体去向,卫计局介入调查

大丰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认为,尸体丢失,只有两种可能:太平间工作人员疏忽大意,烧错了,这违反了国务院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有人主观故意运走了尸体,这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尸体在哪?

徐水区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一民警介绍,该队只负责办理大丰杀死阿俊一案,遗体丢失一事由徐水区公安局安肃镇派出所介入处理。记者多次拨打安肃镇派出所负责处理此事民警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2月14日,在签署赔偿协议时,时任郝王庄村村支书的赵永泉和徐水区人民医院副院长杨长存均在场。

赵永泉说,“我活了70多岁了,第一听说尸体丢了这件事,闹半天也没搞清尸体去哪了。为化解矛盾,只好赔钱。”崔庄镇政府一工作人员说:“尸体不见了,没找到,很奇怪,后来赔钱解决了这个事。”

徐水区人民医院副院长杨长存则说,“医院都赔钱了,这事都翻页了,没必要拿出来再说。尸体在哪,我不方便说。”

徐水区卫计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对上游新闻记者说,卫计局介入了解之后,处理结果将向社会公布。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