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如何选购氧气机 >> 合拍贷已经雷了,合拍在线还会远吗?

合拍贷已经雷了,合拍在线还会远吗?

小展 2017-05-28 0
浏览次数110

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端午节,秉承着屈原的精神,我们今天再推一篇。合拍在线的各位投资者一定要格外谨慎了。

(屈原)

最近一则事件引发了深扒P2P的关注,那就是合拍贷的爆雷。就在一周前的5月22日,合拍贷的运营方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合拍贷官网发布公告,宣布暂停运营。背后的原因是合拍贷的董事长张金如因为牵涉到了此前爆了大雷的快鹿而被警方带走,上海哲珲的总经理、财务总监兼法人代表,同时也是张金如的妻子郭虹则在出逃时带走了合拍贷的所有资金,金额至少在千万以上。

虽然根据合拍贷最新的公告,合拍贷成立了应急小组来负责接下来的清盘以及赔偿事宜。但关键人物都已经失去联系,八阿哥对合拍贷后续能否对投资者进行合理赔偿表示充分的质疑,合拍贷的爆雷目前看来是不可避免

合拍贷的爆雷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外一家有着极其类似名字的公司:合拍在线。当然,这两家并不是一家,合拍在线的运营方是深圳市合拍在线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与合拍贷之间并没有什么股权、人员方面的联系,这一点大家倒是可以放心。

但是在研究合拍在线的过程中,八阿哥却发现合拍在线同样也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不仅涉及到了借款公司,而且还更要命地涉及到了担保公司。接下来,我将为大家好好说说合拍在线的问题所在。

借款公司存在诸多瑕疵

首先来看合拍在线最新发布的一个标的「合拍K贷201705240090 」,收益不错,年化利率达到了11.6%,在目前主流平台中已属上层水平,借款金额也不小,为130万元。

在项目简介一栏中,合拍在线是如此介绍借款公司的:

(来自合拍在线)

合拍在线附上了该借款公司的营业执照,还十分「慷慨」地没有大规模地打码。要知道,不少平台在给借款公司营业执照打码时秉承的原则是「亲妈都不认识」。

对比营业执照上的注册日期,八阿哥最终确认,该公司全名为深圳市珈瑞服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珈瑞服装),通过合拍在线借款的是黄河松,以下是该伽瑞服装的具体工商信息。

(来自天眼查)

大家仔细对比就会发现,珈瑞服装的工商信息与合拍在线提供的信息存在严重的偏差。

该公司的股东结构和工商变更记录显示,迦瑞服装目前的唯一股东、法人代表和总经理都是姜爱青,黄河松早在2016年1月就已经将全部股权和相应的管理职位全部让渡给了他人。目前也没有公开资料显示,黄河松与姜爱青之间存在某种亲属关系。

(迦瑞服装的工商变更记录,黄河松早已不是法人代表和股东)

而且迦瑞服装的注册地址也已经进行了搬迁,并且在2016年1月21日进行了营业执照的升级。

而这也就意味着,黄河松在合拍在线借款所呈交的个人信息(公司大股东)以及营业执照都是失效的。拿着一张作废的营业执照,黄河松从合拍在线一个项目就借了130万。不得不说,这位黄老板真会玩。同样会玩的还有合拍在线,简直把风控当成了儿戏。

而且迦瑞服装还是被当地政府点名的欠税企业。

(2016年深圳市龙岗区的欠税公告就提到了迦瑞服装)

我们再来看一个借款项目「合拍E贷201705090040 」,金额不小,利率不低,时间不短。

依据合拍在线所提供的信息和模糊的营业执照,我们还是发现了借款人的具体信息:南漳县汤鑫霖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汤鑫霖。

这家公司看上去很干净,但是如果我们点击查询汤鑫霖,就会发现在2010年,汤鑫霖就曾注册了一家名字即为类似的合作社:南漳县鑫霖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不得不说,这哥们挺自恋,总是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企业

而点击南漳县鑫霖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具体信息,我们就会发现,其实在2016年6月,汤鑫霖就因为欠钱不还,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汤鑫霖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汤鑫霖其实就是一位老赖,换了一身干净的马甲就通过合拍在线借到了巨款)

这时候我们再来看合拍在线对借款人的描述,简直幼稚得可笑。5000万注册资本,看似实力雄厚,其实实缴资本为0。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个借款项目「合拍E贷201702200098 」,此次金额高达440万元。

通过仔细比对合拍在线提供的借款项目信息,确认该借款公司为丹东博昌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昌矿业)。

通过天眼查系统,我们能够看到,博昌矿业不仅涉及两笔执行信息,总金额130余万,此外还涉及一笔股权出质。

(来自天眼查,博昌矿业风险不小)

从表面上,合拍在线上的借款企业无不光鲜亮丽,业务数据极其优秀,年收入远高于借款额,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就会发现其中漏洞颇多,我不得不为合拍在线的风控能力感到担忧。

担保公司问题更大

说完借款公司,我们再来说担保公司。对于风控而言,事先审核是一方面,事后的资金兜底是另一方面。在合拍在线的风控系统中,由于风险保证金也只有2000万元(合拍在线的累积投资金额超过200亿),而且目前银行存管的作用正在日益弱化,所以对于合拍在线而言,担保公司的作用举足轻重。

(合拍在线的风控体系中起到核心作用的就是担保)

通过一一翻阅合拍在线最近几个月的项目,发现频繁出现的担保公司包括以下几家:北京中科智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科智)、深圳市中兰德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中兰德)、山东信茂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信茂),此外还有几家不那么频繁,但也算作用不小的,包括湖北虹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虹通)、湖北政泰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政泰)。

先来说那两家不那么频繁的湖北当地的担保公司。湖北虹通向我们彻底展现了担保公司有多么难做,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190起。

不过想来这也正常,毕竟担保公司由于行业属性,本身就容易与借款双方产生纠纷。但是湖北虹通的法律问题远不至于,天眼查系统已经显示,湖北虹通有两项「失信人」信息、两项「被执行人」信息,全部未履行金额为540万元。老赖这个名字湖北虹通担得起。

湖北虹通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熊华庆同时还是襄阳市鼎龙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襄阳鼎龙)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而襄阳鼎龙同样也是老赖一枚。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湖北政泰的问题也不小,法律纠纷25起,「失信人」项目9起,八阿哥统计之后发现,湖北政泰涉及的总金额高达2亿2323万元,已经远超湖北政泰的注册资本1亿5198万元,偿债能力有限。

这时候我们再来说说那几家频繁出现的担保公司,每家都有不少的问题,都深陷法律纠纷的泥潭。

山东信茂虽然法律问题并不大,但违规担保的问题特别大。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山东信茂是一家非融资性担保公司。这几个字意味着这几家公司的营业范围是「非融资性担保」,以下是山东信茂的工商信息,大家可以仔细看下经营范围。

根据现行规定,担保机构可以分为两类:融资性担保机构和非融资性担保机构。融资性担保机构可以同时开展融资性担保业务和非融资性担保业务,而非融资性担保机构顾名思义只能开展非融资性担保业务。

融资性担保业务包括: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等。

非融资性担保业务包括:诉讼保全担保、投标担保、预付款担保、工程履约担保、尾付款如约偿付担保等履约担保业务。

很明显,P2P业务是网络信贷,属于融资性担保机构的业务范围,非融资性担保机构根本就没有资格为P2P业务提供担保业务。合拍在线选择山东信茂这样一个非融资性机构为自己的信贷业务进行担保属于严重违规。

我还特别注意到山东信茂曾用名:山东中科智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中科智)。从工商资料来看,山东信茂的全资股东为奥润特爱科公司,这是一家外资公司。而网络资料显示,奥润特爱科为中科智集团董事长张锴雍全资拥有。

而北京中科智和深圳中兰德的法人代表也都是张锴雍,所以这几家公司都属于著名的中科智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智担保)。按照网络上的介绍,中科智担保是中国第二大的担保公司,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

如果略过这些充满着溢美的话语,我们再来相对客观地看看中科智担保。根据公开资料,张锴雍早年在海南炒房,赚得第一桶金后涉商深圳,成立中科智投资、中科智工贸从事进出口贸易生意。1999年,为朋友的900万银行贷款做担保失败被迫代偿后,竟使这位湘商嗅出了商机,跌跌撞撞之下进入担保业,成立了国内首家民营担保公司。之后,中科智担保越做越大,张锴雍也随之暴富,2008年,张锴雍在胡润金融富豪榜上名列第14位,财富总额为22亿元。

但是中科智担保也曾遭遇过巨大的危机。2009年5月29日,一组题为《纸糊金鼎―中科智骗局》的博客文章同时在几大网站上线,博主以前中科智内部人的身份,连续数日披露了中科智的「原罪」。这些文章称,中科智旗下公司的资本金均一直存在验资后抽逃的行为,因此,现在中科智总计32亿元资本金中,除了外资股东和债券持有人投入的2.1亿美元是真金白银,其他大多为虚构。

而在《财经》杂志2009年7月发表的《中科智:原罪与救赎》一文中,两位记者写到,截至2006年底,中科智累计包装利润5.8亿元,虚增资产11亿元,实际发生代偿超过4亿元(并非此前对外宣传的5000万元)。 而在中科智的一个内部高层会议上,张锴雍坦承:「公司长期以来,其实都没有赚钱。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为了上市,不得不包装利润和收入,这个窟窿越来越大。七个锅两个盖,怎么捂盖子,一直是我的心病。现在,我扛不动了。

遭受重创之下,中科智内部也出现了调整和裁员,一些担保界人士甚至用「濒临倒闭」来描述这家曾经的担保业排头兵。

在当时的媒体风暴和财务风暴之后,中科智最终在深圳市政府的协调之下,中科智的债权方同意「债转股」,1亿美元中科智海外债券持有者(数十个自然人和机构)持股比例高达40%,成为中科智集团的大股东。

对于那些有污点的人或公司,我们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屡教不改。至少从中科智担保的各家子公司的诚信程度中,我们并没有看到一家特别有担当的公司。

(北京中科智和深圳中兰德同样都深陷法律纠纷,也同样都是老赖)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中科智是中国最大民营担保公司就安枕无忧了。在担保这个高风险行业,一个小小的裂缝能够引发整个大坝的崩塌。对网贷投资有两年以上经验的老资格投资者一定对2015年爆发的河北融投事件印象深刻。成立于2007年的河北融投(全名为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是河北最大的担保企业,也是河北省唯一一家获AA+评级资质的担保机构。

但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河北融投所担保的企业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违约,甚至有企业负责人携款潜逃,河北融投难以兑付担保资金。2015年1月25日,河北省国资委突然下发文件,宣布暂停河北融投的全部业务,包括代偿、履约或释放抵押物,「河北融投债务危机」爆发,国内十几家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被拖下水,除此之外,还有河北、浙江、青海等地的全国数万名个人投资者牵扯其中,保守估计涉及的担保金额超过500亿元。知名网贷平台积木盒子就与河北融投有着深入合作。

(河北融投的合作伙伴中就包括知名平台积木盒子)

再回到中科智担保,我在搜索公开信息的过程中发现,中科智为多家P2P平台提供担保服务,除了合拍在线以外,还包括一家并不算知名的网贷平台:金瑞盈。虽然目前金瑞盈的网站无法打开,但包括融360在内的多个信源都能证实,中科智担保曾为金瑞盈提供担保服务。而金瑞盈最为人知晓的新闻就是它的跑路。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中科智担保并为妥善处理金瑞盈跑路的后续事件,真的为金瑞盈的投资者们感到可惜可叹。

(由中科智担保的金瑞盈已经跑路,中科智在网贷领域并不算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合拍在线其实处于张锴雍的控制,涉嫌自我担保

合拍在线的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大股东是深圳市三合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合拍在线股权结构,来自天眼查)

如果进一步展开查询,我们就会发现,合拍在线处于张锴雍的实际控制之下。

(中科智的老板张锴雍拥有合拍在线多数股权)

在多个新闻和网站信息中,我们都能看到,合拍在线将「创始人」这个象征着荣誉与利益的称号送给了张锴雍,其中就包括合拍在线自己的官网。

目前,合拍在线对高管团队的介绍中隐去了对张锴雍的介绍,但我们从高管团队的履历中依然能看到张锴雍对合拍在线的牢固控制。

合拍在线的总经理赛雨君曾长期就职于三合创投集团,财务总监刘凯在2003年加入中科智创业金融集团,风控总监谢安曾担任中科智集团的财务副总监,汽车创新金融总监张冷培2011年就加入了上海中科智担保有限公司;而这几家公司都由张锴雍创办。

所以我们可以认定,合拍在线与中科智担保的合作本身就是违规的,属于去年八月四部委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所规定的「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

这个时候,我再问大家:合拍贷已经雷了,合拍在线还会远吗?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答案。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