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吸氧知识 >> 宝能系旗下广金所被曝涉嫌自融!姚老板的两台取款机深陷危机

宝能系旗下广金所被曝涉嫌自融!姚老板的两台取款机深陷危机

小展 2017-05-18 0
浏览次数55

这几天财经界有个不小的新闻,宝能系大老板姚振华按照保监会的处罚,辞任了前海人寿的董事长职务。至此,扮演野蛮人角色的姚老板从资本市场「悲情」退出,留下无数人夹杂着唏嘘、羡慕和幸灾乐祸的复杂情绪。

不过今天八阿哥并不想同情姚老板,而是要深扒宝能系的重要一员——广金所,促使我继续对姚老板开炮的原因则是广金所涉嫌自融,而这已经触犯了监管的底线。

广金所是宝能系的重要一员

广金所的运营主体是深圳市前海融资租赁金融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广金所的股东包括前海人寿、鹏兴达投资、金利达投资和钜盛华,其中钜盛华是控股股东,拥有66.66%的股权。而我们都知道,前海人寿和钜盛华都是宝能系的核心企业。以下是广金所的股权结构:

说完股权,我们再来说说广金所的高管名单,那可真算得上是豪华配置了,也足以看出姚老板对于广金所的重视程度。

首先是广金所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张金顺。这可是在金融行业混迹许多年的老将了,现年52岁,于2016年1月加入宝能系,出任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金控平台总裁兼CEO一职,2016年5月担任前海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前几天接替姚振华担任前海人寿的董事长。

(张金顺)

再加入宝能系之前,张金顺长期供职于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和平安集团,他在2014年3月担任平安银行的副行长,并在同年12月担任平安信托的董事长。姚振华当时游说张金顺加入宝能可是花了大价钱。

广金所的二号人物,副董事长徐卫晖也是金融界的老将了,1999年,1999年,当时不到29岁的徐卫晖升为中化集团财务副总监,成为中化集团最年轻的中层干部。2005年,徐卫晖出任中化国际董事总经理、CEO,被资本市场称为上市公司最年轻的CEO。2013年,徐卫晖担任对外经济贸易信托的总经理,而外贸信托则是银监会直接监管的中央级信托公司之一。

(徐卫晖)

最后再来说说广金所的CEO、总经理秦国兵。他可以算是互金领域的老人了。他在平安集团呆了十多年,曾担任平安金融科技任首任财务总监,参与创建平安金融科技、平安创新基金、平安支付公司、平安征信公司等。再之后任平安陆金所财务总监,参与平安陆金所创建及发展全过程。

(秦国兵)

这群人已经算是国内互金平台的豪华配置了,姚老板把这么一群人放在了广金所,可见他对广金所的期望不小,也足以看出广金所在宝能系中的重要地位。

在去年年初的一篇来自《证券时报》的报道中,有业内人士表示,要了解宝能的金控版图,不得不提广金所。广金所是宝能旗下试水互联网金融的重要主体,在集团内地位很高。

同一篇报道中,有宝能内部人士表示,宝能金控平台现阶段更多是托广金所这一互联网金融平台在整合资源,尚不明确今后会否将前海人寿等保险业务装入。

广金所自融证据一

「表扬」完广金所,八阿哥要开始开枪了,仅从广金所公布的资料来看,广金所的多款理财产品已经涉嫌为宝能系企业融资。

首先是广金所定期理财中的「广理系列」:

点击「广理系列」中被热推的「广理-供应链」的项目说明,我们能看到以下信息:

根据央行在2007年发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应收账款是指「权利人因提供一定的货物、服务或设施而获得的要求义务人付款的权利,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及其产生的收益,但不包括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而产生的付款请求权」。

依据央行对应收账款权利人和义务人的定义,那么「广理系列」转让的资产其实也就是深圳市前海润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润金)对深圳前海深粤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粤供应链)所拥有的应收账款。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深粤供应链欠了前海润金的钱,然后前海润金把债权通过广金所的平台进行转让,也就是说,投资者通过广金所的平台对深粤供应链进行间接投资。

先来看看前海润金,工商资料显示,它是广金所的全资子公司。

再来看深粤供应链,这家公司可了不得了,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20亿,关键这还是实缴资本,法人代表是孙玲玲,母公司深圳市思恩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恩控股)的唯一股东也是孙玲玲。所以深粤供应链是孙玲玲一人控制的公司。看上去,这一切都与宝能没有什么关系,但事实永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

孙玲玲生于1982年5月。孙玲玲的社保记录显示,其2008年3月至2008年11月就职于深圳市大丰百货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2月至2009年8月就职单位为深圳市中港城购物广场有限公司,2009年9月至2011年11月就职单位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而这三家公司都是姚振华控股的企业。

成立于2009年的思恩控股,成立之初股东为姚振华胞弟姚建辉(占股 68% )和姚湘雯(占股32% ),2010年年初,姚建辉退出,姚湘雯独资控股;2010年年底,姚湘雯退出,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孙玲玲。姚湘雯已被媒体证实为宝能的员工,2015年时担任宝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

去年经过各家媒体的深扒,并未发现孙玲玲来自某个富豪家庭抑或是有什么独特能力,要知道她所接手的股份光是注册资本就价值好几十个亿,所以只有两个解释:孙玲玲与姚振华家族有着密切关系,或者孙玲玲只是姚振华的马甲。媒体基本上倾向于后者。

与此同时,孙玲玲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深圳市深粤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粤控股)同时也是前海人寿的股东,鉴于姚振华对于宝能系企业的控制手法,八阿哥也基本认为,孙玲玲就是姚振华控制思恩控股、深粤供应链、深粤控股的马甲。所以,深粤供应链属于宝能系企业,广金所为深粤供应链提供资金涉嫌自融。

广金所自融疑似证据二

打开广金所的转让专区,我们可以看到广金所曾开发的一款名为「广融-盈业」的理财产品,资产出让人为前海润金,借款人为深圳建业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业工程),由深圳建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业集团)提供全额本息担保。

工商资料显示,建业工程虽然挂着建业的名字,但建业集团并不是其控股股东,以下为建业工程的股权结构:

建业工程的控股股东为深圳博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腾投资),博腾投资的母公司为深圳讯安投资有限公司,而这两家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均为林德义。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建业工程的实际控制人应该就是林德义。

目前来看,并没有林德义也是宝能系马甲的证据,但蛛丝马迹都在透露,林德义与宝能系之间关系匪浅。林德义曾在2013年-2014年期间为上市公司大晟文化(SH:600892)的第二大股东,彼时,大晟文化的名字还是宝诚股份,是宝能系旗下企业,控股股东为钜盛华,董事长为姚建辉。

此外,林德义还是大连两家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宝华置业(大连)有限公司、华宝泰富置业(大连)有限公司。

这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港资企业华银商置有限公司,而香港工商系统的信息显示,华银商置成立于2012年4月,曾用名为宝能实业(深圳)有限公司。

在公司层面上,建业工程也与宝能有着密切联系。建业工程目前的注册地址为深圳龙华新区龙华街道清祥路1号宝能科技园,宝能地产还专门成立子公司——宝能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宝能在合肥、新疆、赣州等多地工程的施工单位,都是建业工程。二者关系在财报数据上亦有反映,《宝能地产公开发行2015年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4年末,建业工程是宝能地产最大的预付款方,占预付款总额的69.25%。截至2015年6月30日,建业工程和博腾投资(也就是建业工程的控股股东)分别是宝能地产应收款金额排在第二名和第五名的单位。此外,2014年5月-2014年10月间,宝能地产曾五次为建业工程提供担保,合计逾3.89亿元。2014年,建业工程下属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建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突然发生变更,全部转入宝能控股旗下。

按照姚老板控制宝能系企业的手段,八阿哥并不认为建业工程和林德义能逃出姚老板的「五指山」。

但是由于八阿哥并没有确凿事实证明两者之间的准确关系,所以我说这只是疑似证据。各位还需要有自己的判断。

宝能很有钱,这是事实,要不然姚老板也没办法扮演令人闻风丧胆的野蛮人角色;宝能很缺钱,这也是事实,地产企业现在融资很难,成本有很高。但是无论宝能多么缺钱,广金所作为信息中介,都不应该成为姚老板的提款机,将投资者的资金直接投降宝能系的企业。我们还是要奉劝一句姚老板,最近你的形势不太好,还是好好约束一下旗下的企业吧,免得又碰到了监管的底线。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