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氧气机知识 >> 中业兴融被爆料多处信息涉嫌造假 给老赖借巨款

中业兴融被爆料多处信息涉嫌造假 给老赖借巨款

小展 2017-05-12 0
浏览次数40

开始我们今天的正文,今天要说说平台的造假。造假是成本最低的欺骗别人的手段,大笔一挥,交易量和利润都能翻上几番;造假同时也是成本最高的手段,因为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掩盖。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平台就存在多处信息造假的地方,值得警惕。

这个平台就是中业兴融,运营主体为深圳中业兴融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创立于2015年2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累计成交超过50亿,注册用户接近70万。中业兴融的股东为罗振豪与陶先昌两个自然人,成立两年多,尚未发生过融资。中业兴融目前介入了上海华瑞银行的银行存管,同时在建设银行存有1700多万的第三方过失保证金。

(中业兴融的运营数据,对于一家成立两年的平台而言,数据还不错)

奖项可能是买来的?

在中业兴融的网站,列了满满两个页面,总计10个获奖证书,各个层面的奖项都有。对于一家成立刚刚两年,交易额尚未达到100亿的平台而言,这样的获奖频率有点过高,甚至在2015年7月,也就是中业兴融成立刚刚5个月后,中业兴融就获得了「2015年最具成长价值平台奖」。有本畅销书叫《创业维艰》,不过对于中业兴融而言,这样的开头是不是太过美好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些奖项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于是我对它的奖项进行了深入研究。

(中业兴融也算是荣誉等身)

引起我注意的是中业兴融在2015年10月获得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AAA级信用企业」的「荣誉」,因为这个「荣誉」似乎在市场上用钱就能买到。

2016年3月,上海市工商局公布了2015年十大侵害消费者权益典型案例,涉及违法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利用微信误导消费者、伪造机票行程单、未按规定标明真实名称和标记等情况。其中第一个案例就是善林金融,涉嫌违法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以及不正当竞争。上海市工商局对善林金融的违规之处进行了清晰的描述:

自2014年起,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属中环广场营业部在日常经营活动中,通过QQ网络平台购买或者通过向房产、金融、保险、汽车4S店等相关从业人员收集等途径违法收集个人信息,并组织理财师按名单信息逐一电话推销当事人的P2P理财产品。此外,为提升公司形象,当事人在未提供相应资料和参与评比的情况下,通过第三方,向中企国质信(北京)信用评估中心购得“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AAA级信用企业”、“中国质量信用AAA级企业”和“全国315质量服务客户满意诚信企业”三块信用证书及铜牌,并以此对外宣传。当事人还在宣传资料上称,善林公司积极参与了市政项目建设,事实上当事人并未投入资金,该宣传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2015年5月,市工商局检查总队依法对其罚款55万元。

善林金融可谓是劣迹斑斑,除了被上海工商局处罚以外,上个月有自媒体互金侦探披露的一份武汉打击非法集资行动清理名单中,就包括善林金融在武汉的两个分公司。

(善林金融还曾和中国女排车上过关系)

如果说善林金融能从中企国质信(北京)信用评估中心花钱买到「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AAA级信用企业」这个荣誉,那么中业兴融的荣誉估计也是买来的。

同样是这个劣迹斑斑的善林金融,它还曾获得了由iTrust中国互联网信用评价中心授予的AA级优良企业信用证书。

而这个荣誉同样出现在中业兴融的页面上。我十分好奇,难道中业兴融和善林金融的公关部门有着密切的联系,连「买」什么奖项都是一起商定的?

八阿哥在互金行业的从业经历告诉我自己,互金平台的许多奖项都是可以明码标价的,奖项的背后并不意味着平台的实力有多强,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因为公司在公关方面愿意花钱而已。诸位如果不信,可以去看看e租宝在出事之前拿到过多少奖项,被多少所谓的权威媒体正面报道过。中国社会,从来都不缺锦上添花的人,也从来都不缺落井下石的人。

老赖换身马甲就能借得巨款

中业兴融虽然宣称自己是「中国医疗互联网金融领导品牌,专注于推动社区卫生服务站发展……采用轻资产、重风控的运营模式」,但是事实上,中业兴融上「定期理财」上却在大量推介一系列来自云南文山的企业和机构的借款项目。

(中业兴融页面大肆宣传它们对农业和医疗的专注,但事实却并不如此)

比如说「企融宝——1704213503」项目对应的借款机构为云南现代职业技术学院,项目年化收益率为14%。

再比如说「企融宝——170327JD0302」项目对应的借款公司为文山金帝矿业有限公司,项目年化收益率为12%。

再比如说「企融宝-1704181913」项目对应的借款公司为文山三鑫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项目年化收益率为10%。

接下来我就不一一例举了,在中业兴融平台上以企融宝的名义借款的公司的第一个共同点,基本上都来自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该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和7个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这些公司的第二个共同点则是它们都属于云南省云南三鑫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鑫集团)。

据有关媒体整理,三鑫集团旗下企业轮番通过中业兴融平台借款,总金额可能高达10亿元,占据了中业兴融成立两年多50亿交易额的20%,这也真亏得中业兴融还称自己专注于推动社区卫生服务站发展。

在中业兴融的网站上,为了增加投资者的信心,中业兴融将借款公司描述为「企业经营状况良好,据银行征信系统显示,借款企业信用记录良好」。

初步查找的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几家借款公司的确很「干净」,没有陷入到什么纠纷之中。但如果我们查询这些公司的母公司,也就是三鑫集团的资料时,就会发现,这家母公司却有着不小的麻烦,不仅有许多法律纠纷,而且还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所谓的老赖。

(三鑫集团最近看来日子不好过)

八阿哥点击了其中几份法院的判决书,发现三鑫集团的主要问题就是旗下的楼盘延迟交房,而这背后的原因说到底还是缺钱。判决书中有这么一段话让我格外感兴趣:「答辩人无法如期交房是由于如今的经济大环境不景气,部份房地产企业面临破产,无法交房给购房者。被告在如此环境下,虽然未能如期交房,但也努力筹集资金,将购房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最终于2016年1月14日交房,保证了原告等广大购房者能接收到房屋」

(来自三鑫集团某个案件的判决书)

这应该算是很极端的答辩理由了,三鑫集团将自己缺钱的理由归结为大环境,想想也真是可笑。更为关键的是,三鑫集团的答辩称,他们想尽办法筹资,那么我就格外好奇,三鑫集团通过中业兴融借的钱究竟是用于特定借款公司的正常运营,还是直接去向了集团旗下的房地产项目?

对于中业兴融而言,它没有告诉投资者全部的实情,至少没有告诉他们借款公司所在集团已经是老赖,而且很缺钱。

三鑫集团在云南文山可了不得,三鑫集团的老板金朝水在当地可是一个传奇人物,据称还是文山首富。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他的「传奇」经历,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我只能说,再辉煌的经历都只属于过去,金朝水现在的麻烦可不少,毕竟树大招风。

(金朝水)

我很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来自贫困县的大型企业要通过P2P平台借钱,要知道这样的借款可不低,投资者的收益加上平台的手续费,资金的年华利息估计要超过20%;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同业金融愿意借给三鑫集团这么多钱,「鸡蛋要放在多个篮子里」,这个道理估计谁都懂。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就是三鑫集团很缺钱,但是第二个问题就很难回答了,我并没有找到三鑫集团与中业兴融之间存在直接的投资关系。

但是我发现,中业兴融虽然是注册、运营在深圳的企业,但在此之前,中业兴融曾短暂在云南昆明运营,前身为昆明中业兴融融资登记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目前,中冶兴融也在昆明开出了它首家分公司。

目前中业兴融对外的代表是其CEO章强,但是中业兴融的董事长以及法人代表仍是罗振豪。而依据中业兴融自己的介绍,罗振豪长期工作于云南,在医疗界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也在云南润泽药业有限公司的名单中曾经看到过罗振豪的名字。所以很有可能的是,罗振豪在云南经商期间就与金朝水熟识。

我还注意到,中业兴融讳莫如深的第三方担保公司——云南遵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同时也来自于云南。

至于除了企业借贷以外,中业兴融其他债权信息并不是很透明,所以我们并不知道中业兴融平台上其他借款人究竟来自哪里?如果中业兴融的主要借款人和企业来自云南的话,那么我们就要对中业兴融的运营产生一定怀疑。毕竟一家位于深圳的企业要管理远在云南的业务,难度可不小。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中业兴融在宣传平台和借款项目时,没有说出全部的实话,他们进行了隐瞒。针对这样的情况,投资者一定要提高警惕。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