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社会杂谈 >> 彭小峰仍未露面:涉嫌自融 绿能宝已四面楚歌

彭小峰仍未露面:涉嫌自融 绿能宝已四面楚歌

小展 2017-04-26 0
浏览次数57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近日,定位于“绿色新能源+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绿能宝正在经历着逾期兑付危机。其实,这家致力于打造新能源界Uber的公司在2015年初上线伊始就备受质疑。“互联网+光伏产业+融资租赁”模式存自融嫌疑?自称运营模式受商务部监管是逃脱质疑?上市母公司连年亏损未提交财报存退市风险?不少行业专家提醒道,绿能宝深陷兑付危机问题不断,投资人应该谨慎而行。

身陷兑付危机

“SPI绿能宝短期亏损不要紧,前景仍广阔”,在不少公开场合,SPI绿能宝董事长彭小峰从来没有间断地表达对于绿能宝的信心。但是作为一家主打光伏电站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绿能宝危机四伏,正面临逾期危机、员工离职、母公司连年亏损的窘境。

4月17日,绿能宝发布声明,承认自今年4月10日往后,出现提取逾期情况。绿能宝将其归因于光伏补贴滞后,并承诺最迟在180天内按照T+30日通过平台向投资人进行兑付,并做相应补偿。

除了逾期兑付危机,绿能宝还陷入了运营危机。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有投资人在维权群里称,绿能宝在上海的办公室已无人办公。记者就绿能宝逾期金额以及运营情况等问题询问平台,但截至发稿,绿能宝的客服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同时,绿能宝微信公众号在3月10日以后未有更新,而此前该公众号几乎每天都进行更新。

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联系过的多位绿能宝人士都已离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出事的几个月前,绿能宝的内部体系实际已经发生了动摇。在绿能宝逾期兑付危机之后,媒体纷纷曝出绿能宝运营出现问题,但绿能宝方面始终未出面澄清。记者给彭小峰发去微信好友请求,但一直未获得通过。此外,今年4月刚去绿能宝任职的一位人士,目前手机也已停机。

在投资人维权群里,据一个“SPI员工群”的截图显示,几天前,彭小峰还在布置工作,要求开通客服、公告向各承租人的催款函等。不过,截至目前,始终未见绿能宝方面有所行动。

公开信息显示,绿能宝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SPI(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控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直接运营方为上海美桔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美桔网络科技”)。值得关注的是,美桔网络科技的惟一股东上海柚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柚盈电商”),因未公示年度报告,在2016年7月被工商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至今并未移出。

此外,绿能宝母公司SPI或面临退市风险。SPI今年1月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后,承诺于3月发布半年报,但目前仍未披露。有分析称,SPI由于未按规定提交财报,连续三年亏损,或有退市风险。据该公司2015年财报显示,2013-2015年SPI年度净亏损分别为3220万美元、520万美元和1.851亿美元。截至2015年底,SPI营运资本缺口达8000万美元。

融资租赁不等于自融?

绿能宝官网介绍,在绿能宝模式中,投资者承担出租人的角色,将购买的绿能宝产品委托绿能宝租赁给电站项目方(或充电桩项目方)使用,电站项目方(或充电桩项目方)则按月向投资者支付租金(由绿能宝代发)。

进入绿能宝的新品中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主要有美橙、美桔、金桔、充电桩、电动车、美柚系列产品,不过除了美橙和美桔,其他系列在2015年下半年以后几乎没有发行新产品。如美橙系列正在销售的“美橙Z664号”,产品期限为90天,销售期为10天,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5%,产品单价为2000元/块,付租方式为按月付租到期还本,要约收购方为美太投资(苏州)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美太投资(苏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夏侯敏,夏侯敏同样也是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美桔网络科技、柚盈电商、新维太阳能电力工程(苏州)有限公司、上海美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时夏侯敏还是阳光动力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注:法人代表为彭小峰)等多家公司股东。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都和绿能宝平台上发行的产品关系密切,不少公司都是相应产品的要约收购方等等。

另据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此前的投资测评与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底,绿能宝平台共上线542个项目(不含2笔信息不明的项目),成交金额约为9.45亿元。其中承租人为绿能宝关联公司的项目有408个,成交金额达4.66亿元,约占总成交笔数的75%,约占总成交金额的50%。

正是因为这样的关联行为,业界一直都在质疑绿能宝涉嫌自融。此前,绿能宝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时表示,公司属于商务部监管,在商务部的条款中允许关联交易。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研究员邹纯指出,绿能宝的不少承租人如美亮电力、美太投资等均为SPI的子公司,这种关联关系在融资租赁业务中的确不算违规,但这些公司的光伏项目若不能带来电费的收益,绿能宝的投资人就无法收回投资。

“至于绿能宝平台的属性,尚处于模糊地带。按照平台自述的商业模式,投资人与融资企业是直接的出租与承租的关系,投资人拥有光伏电站的所有权,融资企业向投资人支付租金,绿能宝平台只是中介。实际上,投资人仅仅提供资金,不参与项目经营管理,平台充当了融资租赁业务的运营主体。若将绿能宝定位为融资租赁公司,其资金来源于公众是违反《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的。”邹纯补充道。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直言,根据2013年商务部《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融资租赁企业应当建立关联交易管理制度。融资租赁企业在对承租人为关联企业的交易进行表决或决策时,与该关联交易有关联关系的人员应当回避。2015年7月人民银行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做出了新的具体监管政策,划定了红线,明确禁止自融自保、期限错配等行为。绿能宝在关联交易中是否建立起回避制度,应向投资人进一步披露和说明;国家出台互联网金融监管新政之后,应当落实政策新政,避免落入自融自保的窠臼。尽管绿能宝辩称其形式是融物,但其目的仍然是为了实现融资。

期限错配撑大投资风险

在调查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绿能宝平台产品项目投资方都为光伏公司或者新能源公司,但是产品期限多为90天或者180天。不过据公开资料显示,光伏电站在25年的生命周期中,最快回本的时间是5-7年,更慢的一些项目投资回报时间为8-10年。而绿能宝投资人在一定锁定期(如90天、180天)之后要提现,出现了严重的期限错配。

邹纯直言,期限错配是一个问题,但绿能宝的风险根源在于投资者出资购买光伏产品并不是已经接入电网,有确定电费收入的项目。当光伏产能过剩,这些项目很可能无法投入使用,那么这些二手光伏产品的折价可想而知,因此所谓实物抵押并不能给投资者带来有效保障。

在采访过程中,不少专家都提出了新的质疑。王德怡指出,绿能宝在相关项目介绍中称提供八重保障;其中第三重保障为“绿能宝由SPI(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倾力打造,注册资本5亿美元,SPI作为美国上市公司。在美国、德国、英国、日本都有其分支机构”;第四重保障:“信誉保障绿能宝是由二家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级企业携手彭小峰、许家印、史玉柱、陈义红、郑跃文、蔡朝晖、王张兴等商界公司大佬联合打造。”但与此同时,美桔网络科技公开的《交易服务协议》又明确指出:“在任何情况下,本网站及其股东、创建人、高级职员、董事、代理人、关联公司、母公司、子公司和雇员均不以任何明示或默示的方式对您使用本网站服务而产生的任何形式的直接或间接损失承担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资金损失、利润损失、营业中断损失等,无论您通过本网站形成的租赁关系是否适用本网站的风险备用金规则或者是否存在第三方担保,并且本网站方不保证网站内容的真实性、充分性、及时性、可靠性、完整性和有效性,并且免除任何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王德怡同时提醒投资人,根据工商部门的营业执照中划定的经营范围,美桔网络科技设立于2014年7月17日,其经营范围是:从事网络科技、新能源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仅限互联网信息服务)(限上海市),电子商务(不得从事金融业务),投资管理,金融信息服务(除金融业务)等,其并没有从事金融业务或者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合法许可。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