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吸氧知识 >> “野山参”遇“野上市公司” 蛙蛙在线傍干爹遭打脸

“野山参”遇“野上市公司” 蛙蛙在线傍干爹遭打脸

小展 2017-04-24 0
浏览次数50

在P2P国资背景的美好形象大面积崩塌后,上市系P2P的高大形象也开始出现裂缝,例如,美股上市公司SPI旗下P2P平台绿能宝被爆出现逾期。无独有偶,网贷天眼注意到,一家名为“蛙蛙在线”的P2P平台,自己宣称为“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但网贷天眼调查发现,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公告打脸“蛙蛙在线”,声称“并不知悉有关投资事宜”,并宣布将“调查资金滥用情况”。事实上,该上市公司就算不否认,也无暇旁顾,因为该公司已停牌1年有余,并面临清盘。

宣传香港上市公司入股遭“打脸”

2016年8月,蛙蛙在线发布公告称,经过近期的合作磋商与紧张筹备,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长港敦信(02229.HK)旗下全资子公司全辉投资有限公司正式入股蛙蛙在线。

不仅如此,蛙蛙在线还为庆祝上市公司入股举行了粉丝抽奖活动。

但是,随后事态的发展表明蛙蛙在线只是一厢情愿而已。长港敦信(02229.HK)2017年3月13日发公告澄清道,“蛙蛙在线官网声称本公司为其战略权益投资者,但本公司并不知悉有关投资事宜。而且面对公司董事会的质询,郑敦迁及陈若茂未能对蛙蛙在线与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关系、本集团是否于蛙蛙在线作出投资,以及本公司中国附属公司的资金使用情况做出响应。因此,董事会决定向香港及中国相关执法机构发出正式报告,以调查本集团资金在中国涉嫌滥用的情况。”

“野山参”遇“野上市公司” 蛙蛙在线傍干爹遭打脸

同时,长港敦信宣布,鉴于郑敦迁先生被暂停董事职责及其不肯配合董事会工作,自2017年3月21日起,罢免郑敦迁先生于本公司附属公司敦信纸业(控股)有限公司担任的唯一董事一职。

据上市公司披露, 郑敦迁,44岁,为长港敦信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负责监督本集团的纸板、瓦楞纸板和纸箱及扑克牌业务的营运。郑敦迁协助郑敦木于2000年成立本集团,并负责销售及生产营运,直至2007年为止;2012年再度加入本集团。郑敦迁为长港敦信主席兼执行董事郑敦木的胞弟以及本公司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陈若茂的妹夫。

陈若茂,43岁,为本公司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负责监督本集团财务及营运事宜,以及制订内部会计及申报政策。陈若茂于2000年与郑敦木先生共同创办本集团。陈若茂为长港敦信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郑敦迁先生的大舅。

简单一点说就是,上市公司长港敦信认为,郑敦迁及陈若茂利用内资子公司投资P2P平台一事,公司董事会并不知情。董事会还准备追究这两名高管的责任。

仅持有蛙蛙在线5%的股权

面对媒体质疑,蛙蛙在线4月18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称,“蛙蛙在线参股股东为长港敦信实业有限公司(02229.HK)全资子公司全辉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全辉投资”)设立的启域富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设立各方均已取得各方股东的合法授权、按照中国法律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要求提供资料并依法进行登记。”

对于长港敦信发布的公告,蛙蛙在线表示,“上市公司发布公告未考虑到上述间接持股的情形,发布公告内容不够详实,据了解目前上市公司内部进行整顿,近期会有相应澄清公告。”

“野山参”遇“野上市公司” 蛙蛙在线傍干爹遭打脸

蛙蛙在线的运营主体为博越财富(深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博越财富”)。工商信息显示,博越财富成立于2015年8月13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邱壮辉。

2016年12月28日,博越财富进行工商变更,股东由吴晓霞(持股20%)、蛙蛙在线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持股80%),变更为启域富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持股20%)、蛙蛙在线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持股80%)。

公开信息显示,启域富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20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为蛙蛙在线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和全辉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全辉投资有限公司为香港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13日,其他信息未查询到。蛙蛙在线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邱壮辉,唯一股东为邱壮辉。

由此看来,邱壮辉才是蛙蛙在线的实际控制人,全辉投资仅间接持有蛙蛙在线运营主体博越财富5%的股权。实际股权路径如下图:

“野山参”遇“野上市公司” 蛙蛙在线傍干爹遭打脸

实控人曾卷入54亿炒股大案?

蛙蛙在线在此次澄清不实报道中特意提到,“中国股市第一案”已于2003年7月23日审判结案,邱壮辉先生与该案件无关,更未涉及任何法律纠纷与责任。

此前有媒体报道,蛙蛙在线的法人邱壮辉的背景也很值得研究。据悉,邱壮辉是已经被吊销执照的深圳市馨博龙实业有限公司的主要成员,这个公司2003年参与了“中科创业股票操作案”,涉案金额高达54亿。

长港敦信已濒临清盘

暂且不讨论上市公司长港敦信是否承认蛙蛙在线这个“干儿子”,长港敦信自身似乎也面临巨大的危机,其已停牌一年有余,并收到了清盘呈请。

长港敦信2017年3月10日发布公告称,2017年3月8日,本公司自香港高等法院收到一份由郑敦迁作为呈请人就清盘本公司发出的名为HCCW 68/2017的呈请。呈请声称,本公司欠付郑敦迁先生总额达1,700,000港元之债务,属未付薪金。

公告还称,根据中期财务资料,由郑敦迁及陈若茂(公司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控制的公司中国附属公司持有约人民币2.8亿元的现金结余。尽管一再要求及命令,郑敦迁及陈若茂未能提供有关中国附属公司现金结余或其他会计记录及文件的下落的资料。董事会忧虑公司是否拥有足够资源以结算债权人的索偿。

借款人清一色为野山参经营商

另外有意思的是,蛙蛙在线平台上的借款人清一色为野山参经营商,单个借款人授信高达350万元,还有三大保险机构承保配售挂牌价的6倍。野山参这么赚钱吗?

蛙蛙在线的理财产品主要分为新手专享标、快盈专区和安心专区,预期年化收益8.5%~13%。

网贷天眼浏览标的信息发现,蛙蛙在线的借款人全部都是野山参经营商,借款用途均为“近期业务量增多需要流动资金用于经营周转,借款用于直接向参交所支付认购配售的挂牌价野山参”,单个借款人的授信额度高达350万元。

项目详情显示,在安全保障上,借款人以已公开上市交易的野山参藏品现货为质押物,经相关部门鉴定审核后交由参交所监管,并由中国人寿保险、太平洋保险、平安保险承保配售的挂牌价6倍;同时,在借款人无法顺利还款的情况下,蛙蛙在线启动风险准备金对投资人先行垫付。

但是,蛙蛙在线却未披露借款人野山参经营场所、质押物价值、鉴定审核文件、质押凭证、保险机构承保文件等信息,仅披露了借款人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和居间服务协议,难以判断所述信息真假,以及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来源。

需要指出的是,据证券时报报道,国内人参价格在2010年至2014年连续5年出现上涨,2014年达到历史高点。进入2015年之后,人参价格开始下跌,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今明两年,人参价格还会继续回落。

此外,有分析指出,由于上游市场散乱、药店渠道重视不够、消费者认知度低以及价格高昂等多种因素的影响,2017年我国人参人均消费量低,市场价格遇冷。

在人参价格持续走低的情况下,不禁让人担忧蛙蛙在线项目质押物的价值能否覆盖借款风险,以及“中国人寿保险、太平洋保险、平安保险承保配售的挂牌价6倍”是否合理。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