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生活日记 >> 借款500万,月息30%,他把5000万的水电厂赔进去了!

借款500万,月息30%,他把5000万的水电厂赔进去了!

小展 2017-03-27 0
浏览次数61
导语:经过媒体的发酵之后,刺杀辱母者事件获得了相关部门的关注,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时间做出表态,派员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同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就此案相继表态。山东省高院表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对一审判决不服已经提起上诉,事件似乎正在大家的关注下朝着所期待的方向发展。

关于事件,网上评论很多,探长就不再啰嗦了。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探长亲身经历的一个民间借贷案。

一、起家源于果断和浪潮

王浩(化名),66年出生,浓眉大眼,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多了一分北方人的气质,少了一份南方人的含蓄。

本科毕业之后,王浩在父母的安排下,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而在那个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安于现状一直不是这个小伙子的心态,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改变这种状态,让自己比较充实的机会。

03年,中国房地产第三波浪潮即将来临,新闻媒体关于地产的报道源源不断,敏锐的王浩似乎捕捉到了这个信号。于是在和几个朋友一起商议之后,王浩毅然辞职加入了炒房大军,奔走于各个城市,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在长达2年的时间里,王浩腾挪于各个城市,快进快出。那时候,我看着他们,内心充满着羡慕,一副指点江山,操纵楼市的气概。

二、转折点出于稳定

古人语: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时间来到07年,那时候的王浩已经40多岁了,有一次他约探长吃饭,私底下告诉探长:他想结束这样的生活,想寻找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过着稳定的生活。好巧不巧的是,那个时候当地正好有一个发电厂项目正在寻找合伙人,发的电以供当地使用。从项目本身来看,是一个前期亏本后期盈利的事情。

经过亲戚朋友的一番合计之后,王浩果断的做出了决定,将这个项目拿下并做了最大的投入。

三、金融危机谁也躲不过,而阴谋始于借贷

对于2008年,很多人可能记忆尤深——失业、倒闭、下岗、金融危机充斥着大家的眼球。王浩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在各种苛捐杂税、人情维护以及经营不善,导致的利润薄弱的前提下,发电厂已经陷入经营危机。

而为了将发电厂继续经营下去,扛过这一波经营危机,王浩首先想到了银行,在一番灯红酒绿,酒足饭饱之后,银行以不满足审核资质的理由将其拒绝,百般无奈之下,王浩找到了民间借贷者刘洪生(化名)。

刘洪生,东北人,一直从事民间高利贷,在当地有多家放贷机构,明面上有多家理财公司,与政府某官员携手成立,地下110常驻人士。

经过沟通之后,王浩决定以水电厂作为抵押,水电厂总估值5000万,然后抵押1000万借款500万,月息30%,在去掉砍头息以及一些所谓的手续费人情费之后,王浩拿到手上的其实也就400万左右。

水电厂有钱了,可以正常运转,但是水电厂的盈利能力并没有得到实际解决,依然亏损,并且越来越严重。

四、偷梁换柱,暗度陈仓

眼看着还款日慢慢逼近,王浩也是火烧眉头,在与探长的几次吃饭聊天中,探长得知他现在已经如坐针毡。水电厂没有盈利,亏损加大,借的钱现在完全没有能力进行偿还。

转眼间,还款日接近,王浩并没有还钱,按照合同规定,逾期就要罚息,而且是按照借款金额的百分比按天进行罚息,在这种复利罚息以及利滚利的前提下,几个月的时间,本金加利息已经滚到2000万左右。

由于长时间没有还钱,刘洪生已经失去了耐性,开始尝试着各自手段进行催收,呼死你,泼油漆,黄色信封写信,威胁,拉到一个小屋子7、8个大汉在里面抽烟等各种冷热暴力开始招呼。

在这种高压之下,王浩终于顶不住,在刘洪生的操作下,王浩将自己手上持有的水电厂剩余的股权以2000万的借款进行全部抵押进行贷款。而放贷人是刘洪生介绍的张某。

五、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王浩终于把所有的债还清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划上了休止符。然而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中,王浩得知,自己的水电厂早早的就被刘洪生盯上。

在刘洪生的眼里,王浩的水电厂的利润是绝对不能偿还利息的,因此在王浩发生逾期之后,刘洪生并没有着急催收,而是按照合同约定让逾期的罚息滚到一个足以抄底的金额,然后在联合自己的小伙伴张某,自己出钱让张某借钱给王浩,然后钱回到自己手上,最终完成一个500万成功抄底价值5000万水电厂的目的。

六、写在最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刺杀辱母者以及王浩绝对不是个例。在民间借贷的江湖里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上演。

诚如现在P2P,不知道满足了多少民间借贷者的抄底之心,抢房、抢车、财富分配成为了他们的口头禅。然而风险与机遇并存,当能力不能匹配野心的时候,也是你崩盘之时。

城市霓虹灯照不到的地方隐藏着颓败,在无人理会的黑暗中,有人在哭泣,我们都想被别人温柔的对待,愿你一切安好,平安一生。

就在侦探准备发出文章之时,又看到有很多人在朋友圈刷着下面这张图

侦探表示震惊了,难道你们只看南方周末的报道,别的一无所知?吃瓜群众的水平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据财新记者了解,源大工贸自2015年前后因经营困难即四处举债,涉及商业银行、担保贷款、租赁和高利贷等渠道。

2014年,源大工贸通过其他公司从招商银行获得了1000万贷款。判决文书显示,2014年4月16日,山东正昊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正昊机械)向招商银行济南分行济大路支行(下称招行济大路支行)的账户存入信用证保证金818.1万元。同日,招行济南分行为正昊公司开立信用证,开证金额为18180000元,付款期限为2014年10月16日,付款方式为议付,受益人为源大工贸。

于秀荣称,源大工贸曾从聊城农商行贷款1000万元,到了还款日期还不上,就凑了工人的工资、卖钢材的钱,还有高利贷的钱,凑齐了1000万元去还贷款。

一份公开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在2016年4月于欢案发前,苏银霞刚拿到788万的贷款。2016年,源大工贸曾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借款788万余元,年利率5.7%,借款期限自2016年1月22日至2016年7月22日。

根据司法文书,血案前,苏银霞亦曾有过短期高息借款行为。

别扯来扯去又扯到要金融机构来背锅,金融机构不是慈善机构。

从财新的报道来看,源大工贸先是从银行贷款来,但是公司经营困难,根本还不上,拆东墙补西墙。

看到这里,难免又有人哔哔银行是吸血鬼了,不近人情,逼死人了。

可是,如果侦探没记错的话,银行披露逾期率的时候,讽刺银行风控垃圾的,也是这批人吧。

来源:互金侦探、财新网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