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社会杂谈 >> 主犯诈骗10亿被判无期!涉及诺亚财富等三家公司

主犯诈骗10亿被判无期!涉及诺亚财富等三家公司

小展 2017-03-13 0
浏览次数117
导语2014年8月,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被曝旗下一只产品的巨额资金遭到恶意挪用。该事件曾在公募基金业内,乃至整个资本市场掀起轩然大波。

距离案发一年半之后的今天,此事随着一审宣判终于有了初步结果:  两名被告深圳吾思基金负责人李志刚、云南楚雄地产开发商李锐锋因涉案金额高达近10亿元的合同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十年有期徒刑及高额罚金。

从量刑标准上来看,私募基金管理人李志刚受到了“顶格”刑罚。

合同诈骗近10亿元

2月25日上午11点多,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吾思十八期及相关犯罪嫌疑人李志刚、李锐锋涉嫌合同诈骗案一审宣判。李志刚的一审判决结果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万元;同案犯李锐锋,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罚金300万元。涉案公司“吾思十八期”被判罚金1000万元。

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这意味着私募基金管理人李志刚受到了“顶格”刑罚。

在法庭上,当审判长刚刚宣布完上述判决结果后,旁听席上坐着的李志刚的姐姐即痛哭失声。她说,家里还有年迈多病的父母在等待着弟弟早点回家。这一幕,让见者无不动容。但作为该案的主犯,李志刚必将要为他的犯罪行为付出代价。

庭审信息显示,吾思十八期及李志刚、李锐锋所涉合同诈骗金额超过9.5亿元,虽然案发后在公安机关努力下追回了大部分,但仍造成受害单位损失2.8亿多元。

追溯该案,案发应是2014年6月下旬,不过引发市场关注,曝光于世的时间是在同年8月中。当时,万家共赢证实旗下一款系列理财产品的合作方深圳景泰擅自将“景泰一号”的资金挪作他用,公司发现后已向中国证监会报告,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该事件的“热闹”之处还在于,它牵引出了另一家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因为被挪用的资金中有5.9亿元转到了该公司旗下一只产品的账户上。这5.9亿元的权属究竟该归谁?两家基金子公司自然意见不一。金元百利若“归还”这笔资金则意味着自己旗下的一系列产品有违约风险。最后,双方选择司法冻结,等待法院判决处理。

该案在当时业内传得沸沸扬扬,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随后,虽然没有明确点出是因为此事,但证监会对上述两家子公司及其母公司均作出了一定处罚:“对近期子公司业务出现风控风险的万家共赢、金元百利责令整改,暂不受理公司业务备案,并同时暂停管理失责的母公司的业务申请,相关责任人也将被追究。”

对吾思十八期的实际控制人深圳吾思,则是在去年12月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与基金业协会已对深圳吾思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专项核查,发现该公司未按规定如实填报登记信息,已无法有效履行管理人职责,违反了相关规定,对其作出撤销管理人登记等纪律处分。

挪用资金是为“堵窟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该案件之所以被法院认定为“合同诈骗罪”,主要是因为作为整个犯罪过程的“操盘手”,李志刚在明知道跟万家共赢合作项目已经暂停的情况下,仍然催促后者划款,用以偿还自己的前期债务。

根据庭审材料及媒体报道可以基本还原该案的始末。

2012年12月,李志刚管理的吾思基金,为李锐锋发行了吾思一、二、三期有限合伙基金,募集2.8亿元,用于楚雄“中央公园”地方项目开发。项目委托贷款由中国银行楚雄分行发放给润泰置业。2013年7月,李志刚与金元百利成立有限合伙基金“吾思十八期”,募集4.9亿元,通过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委托贷款给李锐锋控制的项目公司丰华鸿业(佳泰地产子公司),后者具体运作位于昆明的“宝华寺城中村改造”项目。

据财新报道,李锐锋前期投入丰华鸿业宝华寺项目的5亿元就是从小贷公司和个人筹措。即便通过李志刚融资,成本也高得惊人。吾思二三期募集的资金,支付给李志刚的顾问费用近4000万元,2亿元用于归还各类借款本息,实际投入中央公园项目的不到1亿元。吾思十八期的4.9亿元到账之后,又以各种名目支付给李志刚近7000万元,支付前期借款本息3.4亿元,实际投入宝华寺项目的不到1亿元。

不仅仅项目开发高度依赖于资金杠杆,项目销售中本应该由客户承担的按揭贷款,也需要由开发商先行背负,以此促进销售。

根据法院判决文书,2013年底云南省内各家商业银行个人房贷额度紧张,开发商无法获得银行发放给个人购房者的按揭贷款,进而造成中央公园项目销售不达预期,吾思一、二、三期即将在2014年6月到期的产品可能无法按期兑付。
为借新还旧“堵窟窿”,李志刚和李锐锋由此商议决定成立基金公司,再募集资金接盘,景泰一期、景泰二期应运而生。2014年3月中下旬,经李志刚联系,景泰一期与云南中行签订了“健力宝”合作协议,这是一项关于房地产开发商贷款授予权转让协议。换句话说,二李设计骗局使用的过桥贷款项目最初就来自中行云南省分行,并且二李还与该行有更多的关联。李志刚的吾思一、二、三期资金在销售中得到中行深圳某支行工作人员的帮助,又通过该行楚雄分行委托贷款给李锐锋的公司。当这些产品可能遭遇兑付困难时,该行云南和深圳的工作人员,陪同李志刚与受害人诺亚财富和万家共赢方面的尽职调查人员会面。这些做法,客观上帮助了二李轻易获得来自基金子公司的融资。

2014年5月,李志刚找到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后者将这单业务介绍给自己参股的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诺亚财富是仅次于万家基金的二股东)。最终诺亚财富实际募集资金,而万家共赢作为放款的通道,成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用于向深圳景泰投资。

2014年5月下旬,李志刚隐瞒真实用途,以与银行签订了“健力宝”项目为诱饵,终于成功与万家共赢达成了合作意向,由万家共赢新增入伙景泰一期,双方约定资金用途为房地产开发商部分授予权转让项目,闲置资金可投资货币基金等低风险高流动性产品。

2014年3、4月间,“健力宝”项目曝出风险。同年6月中国银行总行要求云南中行对该产品结构、风险进行说明。6月10日,云南中行遂决定暂停该项目。但李志刚和李锐锋却在明知该项目已经暂停的情况下,仍然催促万家共赢划款,为了偿还自己的前期债务。

6月13日-18日,万家共赢将约9.7亿元划转至景泰一期账户。在确认资金全部到账,并将款项分笔划入包括金元百利在内的吾思十八期、润泰置业等账户后,李志刚才将项目暂停情况告知万家共赢。

基金产品罕见被判共犯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有限合伙基金“吾思十八期”也被判为共犯、并获罚金,开创了先例,也势必在资管圈引发波澜。

根据判决书,上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对法人间合伙即法人型联营企业构成犯罪的,应按照单位犯罪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李志刚吾思基金负责人身份与被害人万家共赢洽谈,并以景泰基金的名义与万家共赢签订合伙协议,其实质是为了骗取投资款用于兑付吾思一、二、三期和“吾思十八期”的投资款项。李志刚实际控制吾思一、二、三期和“吾思十八期”,为偿还合伙企业债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被害单位签订、履行合同前后实施了犯罪行为,故上述单位以及“吾思十八期”均构成合同诈骗罪。

上海高院判决认为,本案实施诈骗行为虽是李志刚、李瑞峰以景泰基金名义实施,但吾思十八期参与签订五方合作协议为赃款转移提供了帮助,因此认定“吾思十八期”为合同诈骗的共犯。

本案中,金元百利一直认为自己仅仅是扮演“通道”的角色。但实际上,做别人的通道,不仅存在操作风险,还有实际的经济和法律风险。

金元百利实际上是“吾思十八期”有限合伙基金的LP,同时发行了5期资管计划募集4.9亿元投资到该有限合伙基金。这种用资管计划嵌套有限合伙的方式,过去几年在规模十万亿的基金子公司资管业务中比比皆是。管理人认为如此一来可以隔绝风险,但是一旦投顾出事,客户只能找通道寻求补偿。“这说明所谓通道原本就是掩耳盗铃。”一位监管人士如此评价。

据财新报道,二李挪用万家共赢9.5亿元资金之后,其中近6亿元打到“吾思十八期”银行账户,但是金元百利没来得及处理即被上海警方查封。但丰华鸿业项目的70%股权质押也还留在“吾思十八期”手里,这也成为金元百利和万家共赢方面日后解决兑付问题的关键。

目前金元百利的母公司金元惠理基金已经变更为金元顺安,引入了新的股东上海泉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同时接手了金元百利的少数股权。上海泉益则是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公司。云南九天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知情人士称,这家公司注入的资金,帮助金元百利部分刚兑了涉及吾思十八期的资管计划。 剩余部分则取决于云南地产项目的开发与回款的情况,最终的解决看起来会旷日持久。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去年年初,万家共赢景泰一期项目已经解除了兑付风险。不过,这起案件给基金子公司带来的震动却是巨大的。

有市场分析认为,这起案件是2014年数起基金子公司风险事件中性质最恶劣、后果最严重的一起,直接导致了针对券商基金通道类业务的监管收紧。这一标志性事件,与2016年证监会对基金子公司的彻底整肃首尾呼应。如今,因为业务量需要与净资本挂钩,曾经在资管混战中被认为是“万能神器”的基金子公司,已经黯然退场。

与此同时,该案也被认为是国内第一起基金产品犯罪的裁判记录,说明被无数金融机构视作低风险可免责的所谓“通道”,其对法律风险的隔离,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可能并不认可。

----------------------------

来源:财富管理综合整理编辑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