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社会杂谈 >> 看似光鲜实则曲折,搜狗跟风人工智能的问题出在哪?

看似光鲜实则曲折,搜狗跟风人工智能的问题出在哪?

小展 2017-02-17 0
浏览次数4

或许从一开始搜狗就在谋求未来的发展方向上下错了赌注。

2月8日是“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逝世整60周年的日子,1946年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现代计算机EDVAC,为日后人工智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今年1月谷歌人工智能Master(AlphaGo)以60连胜的成绩席卷棋坛,将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的热议推上了一个巅峰。而在近日,搜狗机器人汪仔参加问答综艺节目《一站到底》,以9:7的成绩赢得了这场人机大战的胜利,但搜狗汪仔的表现却引发了较大争议。

名为人工智能,实为信息储备与检索

所谓人工智能,只由不同的领域如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组成的,使机器可以模拟人类的思维、意识和信息处理能力,最终使机器可以完成那些过去只有人类才能完成的工作。与此同时,《一站到底》却是一个比拼知识储备以及快速应变力的答题节目,对于参赛选手来说必备素质是了解足够丰富的知识与能够较快的回忆起相关信息,因此其并不考察也无法体现人工智能模拟人类思考这一根本属性。

除此之外,在《一站到底》中主持人提问均为搜索关键词似的句式,如“具有明目功效的中药‘白丁香’是哪种动物的粪便?”“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内陆国是哪个国家?”等。这也就意味着对于搜狗汪仔来说,只需要识别关键词——背后是浸淫搜索引擎多年的搜狗必备的数据库,即可完成答题。而这个过程中体现的只有搜狗对信息的储备和检索,并没有真正涉及人工智能的层面。

与之相对应的,以上文提到的AlphaGo为例,其能做到纵横棋坛就是利用深度学习学习人类棋谱,模拟人类思考来选择几个优势点,然后通过蒙特卡罗树搜索,穷举计算这几个点胜率再从中优选。这就体现了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和模拟人类思维的特点。

不难看出,在搜狗机器人名为人工智能大获全胜的背后,实质上体现的只是搜狗数据库信息储备和关键词检索功能,用人脑和之对比再宣布胜利,搜狗此举更像是一场碰瓷人工智能的营销。

囿于搜索领域,搜狗战略方向的歧路

其实,目前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经过最近几年的发展,已经有多项成就尚且领先于谷歌等国际巨头,比如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领域的准确率已经领跑全球,而在自动驾驶等领域则同样不落于行业下风。而在去年10月才明确了人工智能两大方向的搜狗,作为后来者其实还处于学习为主的发展阶段。

但是,与当前人工智能领域主流玩家更加看重深度学习、自动驾驶、图像识别等全方位发展和技术与产品结合落地的战略相比,搜狗的人工智能仍局限于搜索领域的知识计算和自然交互,无疑走上了歧路。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去年10月微软发明的一套人工智能系统使用卷积神经网络和递归神经网络接受了2000个小时的数据训练,最终在执行会话型语音任务时实现了超越人类的语音识别能力,这意味基于此系统的语音助手将在不远的未来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商用。反观搜狗方面,其将未来在人工智能领域要做的事定义为,利用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相结合的人工智能结构,实现搜索和输入法的自动问答。

然而,即使是搜狗笃定的这一方向,在国内外科技公司中也早已有多个人工智能产品广泛应用。2011年苹果公司就在iPhone 4S上搭载了智能语音助手Siri,微软也在2014年推出人工智能小冰,2015年,百度推出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秘书度秘,更是能够为用户提供私人订制、生活提醒等更多服务。而搜狗所谓的人工智能大都停留在炒概念的阶段,距离实际测试应用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本次搜狗汪仔名为人工智能实为信息检索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据。

布局发展不利,人工智能道路漫长曲折

事实上,搜狗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发展并不顺利,在其目前最值得称道的语音识别和交互领域,仍有讯飞输入法这一强势对手存在,科大讯飞作为中国第一个在商用系统里使用深度神经网络的公司,早在2010年就率先将语音输入功能引入到了手机当中,截至2016年6月,讯飞输入法已经拥有3.6亿用户,其中语音用户渗透率高达59%。

更重要的是,科大讯飞以服务企业级用户起家,由于企业级用户需求的对于更智能交互方式的探索野望绝不下于搜狗,双方之间的竞争正在日益白热化,这一领域的市场格局还远未确定。

在技术方面,搜狗表现的也并不尽如人意,比如不久之前秀出的实时机器翻译以“90%准确率秒杀同传、AI里程碑”自夸,但不仅多次出现前后矛盾的现场BUG,更被一位知乎上备注为北京语言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师批评为“无法像人一样体会上下文,不客气的说,没有一句话是翻译对的。”

有趣的是,搜狗实时机器翻译没有通过任何检验就直接宣布了90%的准确率,可以在千人围观的发布会现场展示却无法向用户开放试用,这再度印证了搜狗的人工智能战略仍处于炒概念的阶段,远未达到落地应用的程度。

除此之外,在人才和资金投入方面,搜狗也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优势,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6月捐赠1.8亿给清华大学并联合成立专攻人工智能的研究院,而这远远难于比拟早已完成领跑的谷歌、微软等巨头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大力投入。

简单的说,搜狗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后来者,在各方面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想要完成逆袭绝不是一场碰瓷营销就可实现的。值得一提的是,搜狗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种营销了,早在去年三月AlphaGo战胜李世石后创造所谓的“狗胜节”给员工放假一天——彼时的搜狗同样进行的是借势营销,实质上只是人工智能的旁观者而已。

一个总结,搜狗的跟风或许是选错了转型方向

回过头来看,搜狗之所以要做人工智能,究其原因,其实是移动搜索做不起来,三级火箭模式后继乏力,根据艾媒资讯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度Q3移动端浏览器市场占有率,搜狗浏览器已经跌至3.6%,同期搜狗搜索在移动端的市场占有率也只有16.2%。急需转型摆脱困境的搜狗因此盯上了人工智能这一风口,试图借此挽救其市场份额、应收增长双重下滑的颓势。

但是,就目前看来搜狗跟风人工智能的发展道路曲折而又漫长,除了几场借势营销和一个难以左右局面的输入法产品外并没能激起什么风浪,而面对谷歌、百度、微软、亚马逊等更具备实力和先发优势的对手,搜狗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或许从一开始搜狗就在谋求未来的发展方向上下错了赌注。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