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生活日记 >> 爆料:罗斯金融涉嫌虚假宣传、标的造假与自保自担,这家“国资平台”最近有点忧伤

爆料:罗斯金融涉嫌虚假宣传、标的造假与自保自担,这家“国资平台”最近有点忧伤

小展 2016-12-21 0
浏览次数200

研究僧此前曾收到投资人爆料称:2015年至2016年9月,为罗斯金融介绍投资者的线下平台北京同创万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同创万利)的前法人代表贾军利以及现法人代表李彦儒等,以北京同创普惠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同创普惠)有债权贷款项目为名,和投资人签订债权转让及受让协议,并收取投资人钱款,协议到期后北京同创普惠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未能按期返本付息,且贾军利等人均下落不明,现造成4000余名投资人投资失败钱款无法返还,涉及金额3亿余元人民币。

 

在一位投资人提供的视频会议录像中,被投资人指为同创万利的执行董事沈贺的人提出,“关于同创万利的法人贾总失联一事,该公司工作人员已经报案,会极力地配合投资人,一起去找到贾军利,把钱追回来,凭我们一己之力很难,所以现在通过公安机关的方式一起去找老贾。”

 

投资人郭先生也爆料:“贾军利确实被抓了,在广西南宁抓的,这是警察亲口说的”。

华信电子并购因何反复?

据了解,罗斯金融、同创普惠、同创万利是十分密切的合作关系。

 

罗斯金融的主体是华信瑞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信瑞亚),于2016年4月正式上线。华信瑞亚2015年由华信电子全资组建,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顾瑜斌。

 

投资人郭先生向研究僧透露,同创普惠为罗斯金融提供资产来源,而同创万利则为罗斯金融带来投资人。同创万利官网信息显示,其根据客户自身情况而推荐一些优质的基金公司产品、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布的项目。

 

市场上曾流传出华信电子已并购北京同创万利、同创普惠的消息。在同创万利官方网站的主页,还显示着华信电子于2016年5月31日与北京同创万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企业并购协议书》的公告。据投资人爆料,华信电子也曾在官网发布并购公告,现在已经删除。

 

郭先生称,在宣布被华信电子并购后,同创万利新发展的客户已经转移去投资罗斯金融上面的产品。而之前已投资但未到期的客户,则在到期以后发展成罗斯金融平台上的客户。

 

2016年11月3日,华信电子发布公告称,关于华信电子已并购北京同创万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同创普惠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一消息,为不实谣言。

 

2016年12月3日华信电子官网发布的《澄清公告》中提到,同创普惠事件爆发前,华信电子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与同创普惠商讨过并购重组事宜,达成前期合同文件。但因未能得到同创普惠管理层方面的配合,并购重组工作至今未进入到实质性阶段。

 

郭先生透露,同创万利的逾期问题,已在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立案,部分高管也已经被拘留。但是罗斯金融还没立案。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是线上平台逾期,”一位罗斯金融投资人向研究僧说道,“线下找同创万利,并且已经立案了,各地投资者也可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等派出所并案。”

 

这是一位投资人的自述,他与其他投资人依然在艰难地坚持着维权之路。

 

研究僧调查发现,同创普惠的法人代表为陆京海,绝对控股股东是贾军利。从投资人提供的债权转让合同来看,债权转让人为李博。李博或许只是一名专业债权人,通过罗斯金融将债权转让给投资人,仅从工商信息来看,李博与同创万利以及同创普惠均无关联。

 

关于李博的身份,投资人郭先生向研究僧表示,之前他并未听说过李博,在罗斯金融上线后才知道这个人。

 

不过,研究僧向与罗斯金融有过合作关系的亚太财险求证关于保险一事时,其工作人员提到,李博曾经去过亚太财险,当时在介绍李博时提到其为平台的风控官。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电话信息,研究僧致电华信电子常务副总陈国良希望求证此事,但是对方在接通电话后当即挂断。研究僧随后多次致电未果,短信也没有得到回复。

 

同创万利与同创普惠看上去并无直接关联,不过研究僧也发现,今年9月份同创万利刚刚将法定代表人贾军利变更为李彦儒。此外,贾军利与北京万开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为同创普惠发起人,而北京万开房地产的三个自然人股东为贾军利、李彦儒与李亮。

发布垫付公告后反悔?

2016年9月,有投资人爆料,罗斯金融平台项目出现逾期。随后,罗斯金融发布公告称,已暂停同创普惠全部业务的平台服务,关闭本平台交易功能并委托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对同创普惠交易期间发生的所有交易进行封闭审计。

 

2016年10月4日,罗斯金融发布《关于逾期标的先行垫付的通知》称,因合作企业同创普惠不能按期履约,出现部分项目逾期,目前已经启动追偿程序,成立应急预案小组。罗斯金融表示,立即启动垫付代偿程序,由集团母公司和相关资产处置企业共同出资,对逾期标的进行全额本息垫付,垫付程序将于10月8日进入执行环节。

 

此后,垫付工作也没有了下文,根据投资人说法,各地投资人代表去到北京进行谈判,但是并没有得到对方确切的垫付回复。

 

2016年11月,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聚集到华信电子总部,希望华信电子进行垫付。但谈判并不顺利,几近陷入僵局。

 

2016年11月3日,华信电子发布公告称,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已并购北京同创万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同创普惠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一消息,为不实谣言。研究僧也发现,尽管这是11月3日的声明,但是在公告首页,显示该公告时间是6月27日。

在11月14日,罗斯金融官网发布公告称:华信电子将华信瑞亚账上几百万资产转移,拒不支付华信瑞亚员工9、10月份工资。不过据郭先生所述:这是华信瑞亚的员工发布的公告,半天后便被撤销了。


从11月28日至12月9日,华信电子多次在官网发布新公告,公告内容为华信电子会督促华信瑞亚及相关工作人员制定处置方案,积极应对相关问题。

 

直到现在,罗斯金融的投资者们也没有得到他们所希望的回应,反而在维权过程中遇到了众多艰难险阻。

罗斯金融主体公司实缴资本为0

上面说到,罗斯金融是华信瑞亚旗下的互联网金融信息中介平台。华信瑞亚2015年由华信电子全资组建,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顾瑜斌。不过,研究僧也留意到,这家注册资本1亿元的具有华丽背景的公司,实缴资本却为0,唯一股东便是华信电子。

(截图来源于启信宝)

 

根据工商信息,华信电子成立于1988年4月22日,注册资本为5898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顾瑜斌,股东信息一栏显示,该公司是清华大学等六家企业联合兴办,属于联营企业。

多个项目借款人信息重合?

在平台发布垫付公告后,平台官网依然能正常注册,只是不能投资。从平台官网首页显示的信息来看,罗斯金融信息披露透明度极低,除了简要概括其背景,管理团队一栏几乎空白。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投资项目的信息披露上,除了极其敷衍地披露少量的信息外,研究僧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在罗斯金融平台上大部分车贷宝、房贷宝项目披露的借款人,均为一个1988年5月3日出生的男子,且无其他个人资料,抵押物不一,少有证明材料。以下为罗斯金融官网披露的相关资料图片:


(资料来自罗斯金融官网)

当然,研究僧不能因此判断这些借款项目是否是伪造项目,也不能确认平台对借款人的资质审核真的存在问题。只能在此提醒大家,要投资此类信息披露极少的平台,请慎之又慎。

 

当研究僧问及一位投资人是否了解借款人信息、资金流向时,对方表示,并不清楚,具体流向得问华信瑞亚,她是冲着平台背景投资的。

不过这种情况是出现在罗斯金融平台上5月20日及之前的标的上,之前未投资过的投资人无法通过官网看到罗斯金融后来的发标情况。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账号信息,研究僧登录后发现5月底到9月初,罗斯金融发布了大量的车贷宝项目,相对之前的标的来说,这些项目信息披露稍微多一点,包括借款人姓名、性别、籍贯、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等信息,但是依然少有证明材料。

此外,罗斯金融在9月初还在更新标的情况,且有近41页的新手标,这些新手标以1~3个月的短期标的为主。

郭先生曾给研究僧提供一份据其表示来自华信电子的罗斯金融“借款人信息表”并表示,根据表格上的联系方式,他们已经挨个打电话联系,但是有部分号码是停机或者空号状态,也有部分人回馈说打错了,还有人接通后表示自己其实也是投资者,而且部分的号码归属地为河北省,与借款人籍贯以及车牌号显示区域相去甚远。


目前研究僧尚未确证上述名单的真实性。

涉嫌关联企业借款以及自担保?

在罗斯金融官网的投资项目中,有一个选项为澳桉智媒体项目。从郭先生提供的宣传单来看,这个项目曾在投资人中大量宣传,但在研究僧点击官网上“我要投资”一栏下的此项目时,并没有看到该项目有投资信息披露。

 

不过已经投资过该项目的投资人,依然能看到之前关于该项目的信息披露。

 

据郭先生向研究僧展示的澳桉智媒体项目图片可知:该项目最低投标金额为10000元,融资方为上海澳桉实业有限公司,采取第三方担保的增信方式,担保公司为华信电子。

 


(资料来自罗斯金融官网)

 


研究僧查询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发现:上海澳桉实业有限公司于2013年成立,现在的股东信息一栏为两个自然人股东。不过在今年8月份,该公司进行了股权变更,变更前的股东信息中有上海梵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研究僧继续查询上海梵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资本为0,由华信电子与一名自然人:金绿英共同发起,在今年7月份变更股权信息后,华信电子成为其唯一股东。

 

也就是说,华信电子旗下的公司在华信电子全资子公司线上平台发布借款信息,而相关项目由华信电子担保。这种做法存在关联企业借款以及自担保嫌疑。

 

据郭先生所述,在9月23日,罗斯金融官网上澳桉智媒体项目被紧急下线,直到发稿,此前未进行投资的人也看不到该项目的投资信息。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信息,研究僧致电上海澳桉实业有限公司责任人葛有永,对方表示:没有想到有现在的局面,对投资者表示痛心。而罗斯金融项目逾期不会影响澳桉智媒体项目的正常运营,一切按照合同约定来。

平台曾私自修改履约保证险协议?

有履约保证险的项目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履行还款义务,则由保险公司按照保单约定,承担赔偿责任的一种保险。这不像账户安全险等与投资资金无关痛痒的保险,据研究僧此前的不完全统计,现有履约保证险项目的平台在17家左右。

 

研究僧没有在罗斯金融的官网看到风险准备金的相关信息。除了澳桉智媒体项目采取了华信电子担保的方式外,引入履约保证险,与亚太财产保险合作,是罗斯金融少有的增信手段之一。


(资料来自罗斯金融官微)

 

罗斯金融平台带履约保证险项目的是房保宝系列与车保宝项目,但是逾期了这么久,投资人还未收到保险公司的代偿,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出现逾期后,罗斯金融修改合同,删除了第7条关于保证保险的内容。”一位投资人向研究僧透露。

 

“我第一次给保险公司打电话,说我的投资产品10月11日已经到期。保险公司给出的答复是两个工作日后进行赔付,后来钱没到账。我再联系保险公司时,对方却说已经退保。11月初,北京市丰台区的经侦告诉我们,带履约保证险项目的投资人,应该找保险公司。后来亚太财产保险北京分公司回复称,他们需要先了解清楚情况、核实抵押物情况,让我等消息,没有说退保。”上述投资人表示。

就上述情况,研究僧根据投资人提供的联系方式,曾向华信瑞亚的总裁李君进行求证,但对方多次接通后秒挂电话。研究僧以短信形式进行沟通,得到的回复是:“这些都不属实,方便的话可以来北京面谈。”

 

从罗斯金融的官网上以及投资人拿到的保单显示:一旦项目借款人逾期,保险公司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进行赔付。

那究竟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投资者还未收到亚太财险的代偿?

 

研究僧继续向亚太财险相关工作人员求证,该工作人员回应:亚太财险承保的罗斯金融的项目共15个,目前为止,其中没有代偿的项目仅5个。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在来找保险公司要求代偿的投资人中,部分人投资了带有履约保证险标识的项目,但是并未收到相关保单信息。

如果该工作人员的表述属实,亚太财险并未对这些标的承保,罗斯金融涉嫌以履约保证险进行虚假宣传,误导投资者进行投资。

另外,上述工作人员提到,亚太财险与罗斯金融的合作仅维持了十多天。保险公司发现华信瑞亚在操作上有不合规的地方后便终止了合作。

 

当研究僧问及具体不合规的地方时,对方表示,经过保险公司核实后发现,李博不是最初的实际借款人,而且李博是华信瑞亚的风控官,也就是说李博是平台的工作人员,这是不合规的。于是保险公司终止了相关合作。

 

“这个事情已经不是单纯的民事案件,而是刑事案件。由于经侦已经介入,所以我们需要等经侦的结果,到时候如果法律判定我们应该代偿,我们会负责的。”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现在还有好几个维权的投资人在拘留当中。有一个大爷,家里花了好几万疏通关系,现在也没放出来,甚至都不让家人探视。”郭先生向研究僧说到部分维权者的现状,“我们现在连华信电子的办公地址都不知道,只能盲目地找他们的分公司。”

曾以不知情为由拒绝清偿债务?

研究僧此前报道,华信电子悄然退出P2P平台e周行、拉拉财富的同时,也强势入股了另一家平台:爱贷网。

 

华信电子12月3日在其官网的《澄清公告》提到,“爱贷网”是浙江爱贷金融服务外包股份有限公司管理运营的PTP金融服务平台,与同创普惠、华信瑞亚均无任何业务或合作关系,华信电子不直接参与其运营管理。

 

此外,研究僧调查发现,早在2015年1月,华信电子被裁定向申请执行人长城国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清偿债务。而这主要与华信电子旗下中海信达担保有限公司有关。不过,华信电子称,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市工商局登记为中海信达担保有限公司股东,且对方提交虚假资料、伪造文书,并为此提起诉讼,由于股权信息变更已超过五年,最终被驳回,上诉后再驳回。而现在的中海信达股东一栏中,华信电子依然在列。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3月,中海信达被北京市金融工作局撤销《融资性担保公司经营许可证》,业内人士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中海信达只收担保费,出险后不代偿,老早就已进入人行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关于上述情况,研究僧一再致电罗斯金融以及华信电子相关负责人,但无人接听,此外,研究僧已以短信以及邮件的形式向陈国良求证本文提及的所有疑问,截至发稿时间,尚无回应。

 

对于罗斯金融的投资者来说,这条维权之路走得异常艰难,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条路前程艰难。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